R

最美好的是,第二天太阳升起,我满怀希望迎接这新的一天。

小故事 (11——20)

.觉得自己写的文不好才是真的
.偶尔的克雷、扎雷和all雷
.绝对不会有虐
.ooc注意
.有杜撰的身份和时空
.他们之间小小的故事
   
11.
“最初,我们是想要干啥来着?”
   
“出来吃个午饭,然后去做任务。”
   
扎普用手扶着下巴摸了摸,“嗯……最开始是这样决定来着……但是——”他突然跳远了好几步后伸出右手指着站在雷欧身边多出来的几个人,义愤填膺道:“这几个多出来的人是怎么回事?!”
  
被扎普指着的几个人中,K.K率先一步回答道:“诶~有什么关系嘛,扎普你偶尔也请我们吃次饭啊~”
内心:呵,你内心的小九九我可是清楚的很哦。
   
史蒂芬和杰特同时点点头,克劳斯挠了挠头发带有些歉意:“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可以和你们一路,而且恰好还没有吃中餐……所以……”
   
扎普一脸不可思议:“哈?!怎么可能——不不不——完全不……”
  
“没有关系的,那就一起吧。”
   
等到众人走进饭店以后,扎普不开心的“啧”了一声,接着莱布拉的副官先生走了出来。
  
“你出来干什么?”
  
“就是给你说个事,少年他啊——绝对不可能会被你染指的,至少是在他做出选择之前。你都绝对不可能的。”
  
扎普把嘴里的雪茄狠狠地吸了两口,然后吐出大量的白色烟雾:“斯塔菲斯先生,别把话说的太死。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谁说呢,说不定会是我哦。”
  
“啧。”
   
12.
在三年前的大崩坏还没发生的时候,雷欧见过一位来自中国的老人,那位老人告诉他你这一生注定与女人无缘。听到这话的雷欧虽然有些惊讶但也只是当做玩笑,而米修拉则是兴致勃勃地继续追问。
  
那个老人说:“他这一生中的大劫难将发生在这三年内,且,他走不出这个劫。”
  
这句话说的十分模糊,雷欧给了老人一些钱便推着米修拉急匆匆的走了。
   
然后就是一些大家所熟知的故事了,三年前的事雷欧也算是相信了,但他也只是认可这个大劫难而已,至于那个“一生注定与女人无缘”他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开什么玩笑,他还年轻好吗。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来到莱布拉之后迅速而准确的打脸了。他已经知道自己确实是与女人无缘了。
  
“哦!莱雅安小姐,今天晚上要去哪里玩呢?……没关系啦,我的业余时间可是充实的很哦,尤其是下.面~”
  
今天的雷欧也是努力的在忽视ss先生飘过来的可怜外加鄙视的眼神。哦——他不招女人喜欢又怎样!没有女人和他上床又怎样!
   
“扎普先生就得艾滋病死去好了。”
“没女人喜欢又怎样!大不了我去找个男人过一生!我就不相信我破不了这个‘一生与女人无缘’的诅咒!”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吼完这些话后,第二天,家里的门缝低下多了好多情书。
  
13.
还是熟悉的医院、熟悉的病房、熟悉的床位、熟悉的病号。
   
“你运气也太好了吧鸡儿毛!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着车都可以被异界生物百分百的击中——哈哈哈哈哈哈——”扎普站在不远处笑的花枝乱颤。
  
“扎普,这个时候还是别笑了。”
  
“抱歉呐老板,但是——实在是太搞笑了啊哈哈哈哈哈——”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病床上的雷欧宛如第一次住院那样大声的表达着自己吐槽的话,但奈何,他全身上下绷满了绑带。
  
“抱歉呐雷欧大人,我听不懂鸡儿讲的话啊~”扎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他又一次成功的激起了雷欧吐槽他的欲望。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这场闹剧是在史蒂芬的呵斥和雷欧的不甘中结束的。
   
当再一次有人推开这扇大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史蒂芬偷偷从任务里脱身来到了这里。
  
“克劳斯先生?”
  
意外的,雷欧可以开口说话了,但嘴里吐出来的名字却不是他。
“不是的哦少年,是我,斯塔菲斯。”
“抱歉史蒂芬先生。”
史蒂芬走到雷欧身边坐下,他伸手从雷欧的脸开始慢慢向下抚摸。
“如果……能让痛苦转移到我身上就好了……”
“没关系的。让您受伤了的话我会很愧疚的。”
“当然——心痛才是最多的。”
    
14.
“少年,我喜欢你。”
   
“唔啊,我——真——是——超——高——兴——的——”
  
面对着雷欧的捧读,史蒂芬无奈的笑了,“认真的哦少年?我可是超级认真的。”
“是吗?我可没有从您的眼睛里面看出来认真。”雷欧拿着房价走势图一脸认真,“请不要打扰我,我现在正在寻找可以让我安身的地方。”
   
“要不然,到我家里来住?”
  
“诶?!”
  
“但是房租你还是得交哦。”
  
“大概是多少美元?”雷欧决定,如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的最高价格就义正言辞的拒绝!
   
“你自己就是房租。”
   
15.
“喔雷欧,那是啥?披萨吗?”
    
“不是披萨啦,是小黑寄给我的包裹。”雷欧走到扎普身边坐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我会很不开心。”
   
“说那么多废话还不如直接拆开。”真·无良·ss·扎普十分自然的抢过雷欧手里的包裹就要打开,但奈何被雷欧奋力的顽强抵抗给终止了行动。
   
“快点还给我啦扎普先生!那是我的包裹才对吧!”雷欧抢过包裹,逃离了扎普所在的位置,但却是低估了这个会因为一美元都会用必杀技来捡起的家伙。
   
“唔啊!!!扎普先生!快还给我啦!”冲上前势必抢夺回包裹的雷欧被扎普用一只手给抵住了。
   
“有本事来啊!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呆头鹅!!!”    “呆头鹅是什么东西!!!”
     
吵吵闹闹,但包裹却是实实在在地呆在扎普手里。
    
“蠢猴子……你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啊嘞?这是什么?”人狼小姐适时的出现了、适时的踩上了扎普的手、适时的让扎普手痛到将包裹扔了下来、适时的使人狼小姐没站稳、适时的使她从半空中摔下来但却在落地时保持了平稳、适时的踩在了扎普扔下来的包裹、适时的……等等……踩在了包裹上……
    
“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包裹啊!”
  
“混帐——ss——呆头鹅先生!!!”
   
今天的莱布拉依旧和谐,远方的小黑打了个喷嚏。
    
16.
克劳斯第一次见到雷欧是在一起凶杀案的房子里,男孩儿瘦瘦小小的身材、未达及他一半的身高。本以为这样一个瘦小的男孩儿会在触及那样恶心而又可怕的场面时会有些畏惧或者是掉转头就跑,但他却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惊喜。
   
“初次见面先生,我的名字是雷欧纳鲁德·渥奇,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叫我雷欧。”
    
男孩儿恭恭敬敬的给克劳斯鞠躬,但明显的是克劳斯并不擅长别人对他这样“大”的问候。
   
“雷欧纳鲁德君您好,我是克劳斯·V·莱茵赫兹。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请问您在这里做什么?”克劳斯挠了挠酒红色的头发,好奇的目光打探着雷欧。
  
“做什么?当然是办案啦!这里可是死人了。”雷欧迎上克劳斯的目光,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慌乱的把背在身后的背包拿到面前然后打开快速翻找着什么。
   
克劳斯也没说什么,也任由着男孩儿在寻找他的物品,“找到了找到了,难怪您会不知道我。”雷欧将书包重新背到身后,将一块四四方方的小勋章别在了胸口的位置。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抬起头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您好!克劳斯先生!我是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侦探‘神之义眼’,接下来的日子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克劳斯感到一阵眩晕,“您是说——您就是那个‘神之义眼’?”他不确信的又看了看那块小勋章。反复确认无误后克劳斯像是发现了“红茶不是吉尔伯特泡的,但自己还是喝掉了”那样惊讶的神情。
   
这个看起来这么弱小的小家伙居然是那个破获奇案无数的‘神之义眼’吗?
  
“哈哈,想不到我就是那个‘神之义眼’吗?嘛,我也理解,毕竟这么普通的家伙怎么可能是那个破获奇案无数的人呢?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就是那个家伙。”雷欧干笑几声,抬起头看看克劳斯又转过头去看那间充满血腥味的房子。
  
“不、您误会了雷欧纳鲁德君,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您会告诉我您的真名……”克劳斯这一点确实是说对了,因为‘神之义眼’从来不会告诉别人他的真名,只留下自己的代号,这点曾经让扎普气的闹脾气一个星期。
   
“克劳斯先生您啊——真的超有趣的——”
  
“诶?”
  
男孩儿笑够了,他指着克劳斯胸前的工作证道:“您的工作证不是说明了一切吗?”
   
克劳斯愕然,他连忙将工作证取下仔细观察,然后就发现了在自己的工作职务旁边那小到不可能以常人的肉眼所见的字:‘神之义眼’先生,我想请您做我办案期间的伙伴(•̀⌄•́)!
    
“最后的颜文字还真是可爱,对吧,搭档先生?”
   
雷欧又笑了,这个时候的太阳也升起来了,刚刚好照在他的身上。
  
克劳斯觉得,这一次办案似乎会比平常有趣很多。
   
17.
杰特觉得,整个莱布拉里能给他安心的是那个普通的少年——雷欧纳鲁德·渥奇。
   
“杰特先生?你应该到了要进水池的时间了吧?”雷欧凑过来,努力踮起脚尖想要看看杰特手里的书本。
  
“嗯,是到时间了。”鱼人先生放低了自己的手,使雷欧可以看见内容。
  
“哦~是《时间简史》啊,杰特先生平时也看这类书?”雷欧看着将书合上后塞回书架的杰特。
  
“不,也不是经常看这些,就是偶尔、想要提高一下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罢了。”杰特朝着水池的方向慢慢走去,“雷欧君也有兴趣吗?”
  
“呃……不不不不,让我看这些超出我理解范围的书本简直是侮辱了这些书……”雷欧连忙摆手,脸上的红晕也越发明显。
  
“不过话说回来,杰特先生和扎普先生真的很不一样呢。明明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他……算了吧,师父对他很不同。”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水池了。
  
“杰特先生,快进去吧。”雷欧催促着杰特。
  
“雷欧君……就是……呃……你可不可以在这里多呆一会儿?”
 
面对杰特的请求,雷欧疑惑的嗯了一声,然后对他笑了笑:“当然可以啦,比起和那个ss先生呆在一起还不如和杰特先生一起隔着玻璃聊《时间简史》。”
  
杰特有时候真的觉得,当初来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
   
18.
1990年的11月21日,下午的13点27分。有一位黑心商贩和一位正直的小警官相遇了。只不过那相遇的场景和地点十分的让人觉得凉爽。
   
“先生,您看起来似乎需要帮助?”雷欧穿着前天刚送过来的量身定做的警服,他感觉好极了。
  
“警察?”史蒂芬轻哼一声,湿哒哒的头发和湿哒哒的衣服并没有给他带来滑稽可笑的模样,脸上的疤痕给英俊成熟的脸多添了男性的美。这让雷欧很羡慕,这个男人有着他认为“完美男性”的所有特征。
  
“是的!呃……不过是才上任的警察……”雷欧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男人。
  
“所以被安排成了一个巡警?”
  
“是……”
  
被揭穿了真实身份的雷欧瞬间蔫了气。
  
“但是不管是哪类警察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不是应该的吗?”雷欧撇撇嘴,迅速把警服脱了下来递给了史蒂芬,“因为它有些小的原因所以不能给您披上但是您可以暂时用来擦一下身上的水。”
   
“哦~?那你不要紧吗?看你的身材这套警服是量身定制的吧?”史蒂芬接过雷欧的警服,眼里含着清浅的笑意。他突然想知道这个小警官的名字。
   
“……这是在侮辱我身为一个男性的尊严吗?但是没关系啦,衣服还有很多啦……啊糟了,时间要到了我得回去了,您一个人没关系吗?”
   
“等……完全没听人说话这个冒冒失失的巡警先生,话说名字都还没……嗯?雷欧纳鲁德·渥奇?”
   
史蒂芬舔舔唇笑的像一只发现晚餐的捕猎者,“虽然立场不同,但是这也不妨碍我捕食。”
   
回到警局的雷欧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后背凉飕飕的……
   
19.
雷欧:混帐!ss先生!呆头鹅!白痴!你快点给我出来!@扎普
  
K.K:阿拉,很少见到小雷欧这样闹脾气呢。所以扎普你到底干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扎普
   
珍:银猿就算是不干什么惨绝人寰的事也是一个没有必要的存在。@扎普
   
杰特:不用说了这家伙绝对是把雷欧君身上的钱全部拿走了。@扎普
   
史蒂芬:@扎普
  
克劳斯:@扎普
   
扎普:唔啊——这是要闹啥?
  
扎普:@雷欧  不要这么小气啊鸡儿毛,不就是一顿午餐吗?
  
雷欧:那是一顿午餐吗?!你那是借着午餐的名义在把妹!!!那是我一个星期的午餐钱啊……
  
K.K: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珍:可以动手了。
  
杰特:门我已经关好了,可以来了。
  
克劳斯:史蒂芬。
  
史蒂芬:我明白,少年,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我们的允许就先别回莱布拉了。
  
雷欧:“我似乎……干了一件不符合我角色设定的事……”
  
雷欧:辛苦大家了,同样的、也辛苦扎普先生了。
  
扎普:喂!雷欧!等等!等会儿!有话好说!!!你们别过来!!!
  
20.
这个秘密无人所知。
  
为什么每一次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雷欧总是会第一时间去叫首领的名字呢?
  
扎普不停地催问着雷欧,终于,雷欧回答了他。
  
“克劳斯先生让我觉得很安心。”
  
“没了?”
  
“没了。”
  
这算哪门子的答案。扎普没有说出来,他看见首领正盯着他看。
  
‘赢家是我。’他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首领没有回复他,但他却看见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暴戾。
   
在这个看似和平却波涛汹涌的组织里,何时才会迎来最终的和平?
   
----------------------------------------------------------------------------------------------------------
关于《祝君无忧》我想它会是不定期更新,所以长达一两个月没更新那一定是没灵感或者是没达到预期的效果而苦恼的不知道该如何下笔。【绝对不会是因为懒癌发作的原因】
所以段子会更新的比较勤快一点。
《祝君无忧》本身是一部虐的小说,在我看来史蒂芬和雷欧的这对cp并不好写,所以有时候会出现的人物ooc都是我臆想的模样。

评论(3)

热度(106)